首页国内新闻—正文
中国海拔最高县搬迁记:既有不舍更有期待
2022年07月20日 17:33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那曲双湖7月20日电 题:中国海拔最高县搬迁记:既有不舍更有期待

  中新社记者 赵朗

  19日早6时,羌塘腹地还笼罩在夜色中,多玛乡的牧民们集聚乡政府所在地,不少牧民身穿盛装,乡里的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在给他们发放晕车药,格外关注着孕妇、老人等特殊人群。十余小时后,他们将抵达新家园山南市森布日安置点。

  多玛乡所在的西藏双湖县是中国海拔最高的县,平均海拔超5000米。19日,多玛乡作为双湖县第二批高海拔地区农牧民生态搬迁的首个乡镇开始了人员搬迁。2019年,双湖县已完成第一批搬迁,3个乡约2900人。

  多玛乡政府所在地海拔4700余米,全乡2300余人。因高寒、地处偏远,这里基础设施相对滞后,仍依靠光伏发电。不过公路修到这里,让人们对外面的生活有了更多向往。

  果根擦曲村牧民曲宗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和父母兄弟在乡上经营了一家茶馆。平常在拉萨陪老公,接送孩子读书,放寒暑假回到乡里。她说,自己识字不多。在她认知中,没有知识很难适应城市生活,比如平常打车买东西。所以在牧区更有安全感。不过,她也想孩子能读好书,学更多知识。矛盾之间,这位年轻母亲对未来既彷徨又期待。

  她的父亲嘎玛旦增,早年当过11年的小学老师,后来做小商品生意,去过很多地方,算是乡上为数不多见识广的当地人。尽管从事不少行当,但家里仍保留着放牧传统。

  嘎玛旦增带着老婆和孩子曾去过内地很多大城市。所以在他看来,搬迁是件好事,去往海拔更低的地方对身体有益,而且就医更方便,需要定期复查身体的他深有体会。

  与曲宗一样,同村平桑读书甚少,害怕适应新环境。但考虑到后代教育,老人就医,他认为,总有一代人要克服眼前的困难。

  平桑的家里人先搬过去,不过作为野保员,他是乡里留守的那一批。他说:“搬迁后,应该也会长待在这里。”虽然留守,但他已经跟朋友商量着如何装修森布日的新家。

  15日前,多玛乡副乡长坚才罗布和乡政府所有工作人员出动,帮助牧民们装运家具。已在双湖县工作了11年的他,对这里社会公共服务发展滞后感同身受。他说:“乡里没有理发店,要么去县城,要么去隔壁县。”

  他真诚希望,搬迁后,理发这类基本生活需求能离大家更近一些。

  多玛乡有19个牧场,夏季正是牧场忙碌的季节。他说,每个村均会留下部分牧民生产作业。

  他直言,牧民们思想观念传统,有些甚至从未走出去过,他们对政策不了解,所以从县到乡,工作人员要花大量时间讲解引导。

  双湖县常务副县长扎西桑培曾参与了双湖县第一批搬迁。他介绍,总结上一批经验,此次搬迁,家具和人员分批搬迁,考虑到各乡牧业合作组织牛羊肉销售和满足牧民日常生活肉类存储,将在森布日安置点建设冷链库。

  他说:“第一批牧民搬迁后,海拔低了氧气多了,牧民们的气色都好很多。有时再去双湖还会高原反应,都想尽快回。餐桌变化很大,不再是肉类为主,多了蔬菜和水果。”

  扎西桑培回忆,早在1976年,为了草畜平衡,很多牧民从他乡搬到这片草原。第二批搬迁,双湖剩余4个乡约4400余人,将在八月中旬前完成搬迁。

  牧民们对草原、牛羊有不舍的感情。即便搬迁,但也只是在牧民身份上多了一个森布日的社会角色。扎西桑培表示,双湖很多人一生要经历两个故乡,但都是为了去投奔更好的生活。(完)

<nobr id='ZYXGi'><q></q></nobr>
    <sub id='BOCnbI'><cite></cite></sub><bdo id='JmLup'><blink></blink></bdo>
    <font></font>
      <strong></strong>
        <var id='crX'><strong></strong></var><acronym id='ThKTSBb'><tt></tt></acronym><small id='BeIfRE'><q></q></small><q id='HNcd'><samp></samp></q>
          <l id='Qa'><optgroup></optgroup></l><font id='cAT'><dfn></dfn></font>